×

恢恢 黄玉 潜逃 法网 美国

够狠、好算计,潜逃美国13年的黄玉荣,终是难逃恢恢法网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4-30 23:00:05 浏览136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搜狐创作挑战赛#

文:话多多

娱乐圈的瓜熟蒂落,“政腐官”的坠镫落马,最相似的地方,就是贪。

心里的贪念多了,报应就来了。

其中,就包括黄玉荣。

为了享受1900万的奢华生活,她潜逃国外13年。

儿子娶媳妇了,她没回国;

儿子当爸爸了,孙子出世了,她也没回国;

父母了,她也没回国……

为了1900万受贿款,她六亲不认,有家难回。

惶惶不可终日的“在逃硕鼠”,彼时,她离身外之物很近,离幸福很远。

黄玉荣,1951年生人。

作为一个军人世家的后代,黄玉荣可谓是根红苗壮的代表。

亲爹跟家里的几个兄弟,哥儿几个,都为抗日战争做出过不少贡献。

展开全文

受父辈们耳濡目染的影响,黄玉荣长大成人以后,也进了部队,成为一名军人。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国家体恤为建国伟业做贡献的人,对他们的后代,也格外重视。

黄玉荣退役以后,凭借军人后代的家世背景,再加上自己本身的足够优秀,被组织视作种子选手进行培养。

黄玉荣涉足政界的起点,在交通设计院。

彼时,初出茅庐的她,还没有被身边的人污染,是勤劳肯干的好同志。

这一点,也得到设计院同事的证实。

据设计院知情人透露,黄玉荣刚上班那会儿,工作积极性很高,总是第一个到单位报到,最后一个下班的人。

领导交代她的工作,她总是完成得又快又好。

不仅如此,黄玉荣在单位的人缘也特别好,组织能力也很强。

这些优秀的品质,在领导看来,就是储备干部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

政绩是一点点儿干出来的,不是别人夸出来的。

当获得的荣誉越来越多,晋升是必然的。

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是她曾身居高位的地方。

改革开放初期,她不仅是管理局的党委,还是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在那个没有严令禁止官员不得涉足商圈的时代,一手抓权,一手抓基建的党员干部,没能抵抗住糖衣炮弹的洗礼,因为贪污腐败问题,仕途尽毁的干部,比比皆是。

然而,在真相没有被曝光之前,黄玉荣依旧是河南百姓眼中的好干部。

离官场很远,不明真相的百姓,只觉得平易近人,谦卑温和的黄玉荣,是值得信任的人民公仆。

在那个信息并不透明的时代,擅长做表面文章的“好干部”,吃了不少时代的红利。

1997年至1999年,连续三年,黄玉荣都蝉联了优秀好干部的荣誉勋章。

从1996年开始,互联网在国内悄然而至,随后,呈井喷式爆发增长,以重庆为原点,迅速覆盖全国。

信息的高速透明,让阳光照进每一个隐秘的角落,让那些隐藏很深的蟑螂无处遁形。

不可否认的是,女人的直觉跟敏锐,往往优于男人。

2002年8月,察觉风声不对的黄玉荣,抛夫弃子,携带积累多年的受贿款,千里走单骑,单枪匹马跑到美国去了。

同年10月,黄玉荣的老公被双规。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恍然大悟,这个女人够狠,真的是好算计,好手段啊!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黄玉荣为何不带着老公一起跑路?

原因就像和尚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呢!

两个人一起跑,目标太大,很难成功。

玩过象棋的人都知道,弃车保帅的招数吧?

这难道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

作为河南省交通厅的厅长,黄玉荣的老公石发亮,被当地纪检委双规了。

只不过,石发亮的罪名是,涉嫌受贿。

换句话说,那个“在逃媳妇儿”的“及时止损”,难逃做贼心虚之嫌。

经纪检部门深入调查发现,原来,早在1992年的时候,这对夫妻就已经利用职务之便,挖社会主义墙角了。

从最初的小试牛刀,再到大肆瓜分民脂民膏,两个人的胆量越来越大,家里装现金的箱子也越来越多。

从1996年到2002年,足足6年时间,在贪污腐化的这条受贿路上,夫妇二人,分工明确。

建设高速公路,对于施工单位来说,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大工程,彼时,竞标的单位和个人承包商,并不少。

夫妇二人,一个管交通,一个管公路,大权在握,巴结他们的人,都快把她家的门槛磨平了。

所有调查取证结果显示,这个“夫妻店”,将多起招投标项目,当作了发家致富的聚宝盆。

夫妻二人,多次染指受益,受贿金额高达3300万元,仅黄玉荣个人,就获得了1900万的好处费。

那么,他们的作案手法是怎么玩的呢?

若想瞒天过海,就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都是千年的狐狸,《聊斋》跟《孙子兵法》,想必都是看过的吧?

除了“夫妻店”的模式,家里的亲戚也到处牵线搭桥。

黄玉荣的亲妹妹黄玉芬,跟中铁驻郑州办事处的主任王某,通过中间人,渐渐熟识。

互相之间,资源交换了一下,发现有利可图,于是,利益小团体就结盟了。

2000年的时候,王某公司参与竞标,黄玉芬协助姐姐姐夫,完成支线受贿任务,利用暗箱操作的方式,让老王中标。

整个项目盘下来,黄玉芬拿到了530万的回扣。

事情做顺手了,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只不过,资金的流向,在账面上还是要洗得白一点的。

王某将每次的回扣,都会转账到另一家郑州公司,而这家公司,跟黄家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

除了在招投标这件大事儿上牟取私利,就连工程方那边的肥肉,夫妻俩也没放过。

每一次的对接人,依旧是黄玉荣的妹妹打头阵,之后是姐夫石发亮出面,将工程项目给了会来事儿的施工单位。

至于黄玉荣呢?

只需要指挥部署一下各“部门”的工作重点,白花花的银子就揣进自家腰包了。

有胆量贪污,却没胆量承认,发觉风声不对,拍拍屁股走人,这就是黄玉芬干的事儿。

2002年,黄玉荣通过非法手段,获得了绿卡,将美国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

然而,跑到美国之后,她才赫然发现,幸福是比较出来的。

美国人非常重视家庭聚会,每当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傻坐在公园里,看着别人一大家子欢声笑语的热闹场景,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然而,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勇气回国,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

无论如何,境外并非法外之地。

2002年,我国曾向美国提请司法协助,希望美方警力配合,对非法移民的黄玉荣进行遣返。

但是,黄玉荣宁可花大价钱请律师为自己辩护,一次又一次地在法庭上为自己申冤辩护,也不肯回国。

于是,2005年,我国司法机关将其作为“红色通缉令”上的4号人物。

这一年,洛杉矶海关移民局出手了,原因是,我国警方向美国警方,提交了黄玉荣在国内涉嫌犯罪的证据。

于是,美国移民局以非法移民罪,决定将其遣返回国。

然而,黄玉荣依旧拒不认罪,几次三番地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

从2006年至2012年,黄玉荣一直在跟美国移民局打“持久战”,各种极限拉扯的戏码,在移民法庭多次上演。

2006年,黄玉荣父亲80大寿,那是黄玉荣第一次联系家人。

当听到父亲那个既熟悉,又苍老的声音时,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她说:“爸爸,不孝女给您拜寿了……”

父亲沉默了好久,随后劝她回国,但是,她依旧没有勇气回国。

然而,她却有勇气跟美国移民局,一次又一次的对簿公堂,在美国大地,尽情展示我泱泱大国的“贪官嘴脸”,玷污我国人民公仆的海外形象。

直到2015年12月5日,黄玉荣再也撑不下去了,在我国外交部及中央反腐小组的通力合作下,以及美国警方的全力配合下,终于将在逃13年的黄玉荣,劝说成功,她也因此结束了苟且偷生的逃亡生活。

黄玉荣的老公石发亮,被判处无期徒刑。

据悉,身陷囹圄的他,曾给黄玉荣写过长达19页的“情书”,不过,这封沉甸甸的信件,里面的情话,全部都是在劝说她回国的内容。

至于黄玉荣,她回国的那一天,她乘坐的航班在首都机场降落时,她走出舱门的那一刻,脸上竟然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记者采访时,她是这么回应的,我相信我国的司法机关,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调查结果。

直到今天,关于黄玉荣的消息也就到此为止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