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捐款 船王 北京 接受 为何

1980年,“世界船王”为北京捐款1000万美元,为何没人敢接受捐款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5-02 07:27:07 浏览233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前言

1977年4月,邓小平第三次奇迹般的重新回到了政治舞台之上,在这重要的历史转折关头,人民选择了邓小平,历史选择了邓小平,而邓小平选择了改革开放。

邓小平为什么要改革开放?

1973年5月,在一次中央工作会议之上,甘肃省省委书记宋平向周恩来总理汇报甘肃定西地区的严重灾情,宋平向周恩来总理说道,甘肃定西等十几个县200多万人口的地区,许多人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被盖,甚至出现了不能出门的极端贫困情况。

周恩来总理在听到汇报之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自责的说道:“我们解放都已经20多年了,搞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甘肃的老百姓还这么困难,国务院有责任,我当总理的也有责任,我对不起老百姓啊。”

1977年,安徽省省委第一书记万里,在到任之后的第二天就收到了来自全省各地请求调拨粮食的报告,于是他决定亲自做一次农村调查。在金寨的调查之中,万里震惊的发现当地十七八岁的大姑娘,竟然穷得没有裤子穿。

展开全文

1978年2月,在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之中,这样写道:“从1974年到1976年,全国大约损失工业总产值一千亿元,钢产量2800万吨,财政收入400亿元,整个国民经济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当然,“崩溃的边缘”其实夸大了许多,但是全国大多数人都在贫困线之上挣扎,这却是不争的事实。那是一个票据为王的时代,各种生产物资极度匮乏,买什么东西都需要票,直到今天,很多人对于那段历史都有着深刻的记忆。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早年间的留学经历,让邓小平成为了一个清醒、务实而且了解西方的领导人,他清楚地知道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差距,邓小平一针见血的说道:“世界上一些国家发生问题,从根本上来说,都是经济上不去,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工资的增长被通货膨胀抵消,生活水平下降,长期过紧张的日子。”

1977年,饱受经霜的邓小平第三次回归政坛,恢复工作。邓小平首先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恢复高考,为中国广大的知识青年提供了上大学的机会,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突破口。

邓小平提出“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为了建设经济特区,邓小平要求杀出一条血路来,改革开放,融入世界,抓住机会,发展壮大,邓小平说道:“我们要赶上时代,这是改革要达到的目的!”

1978年10月,邓小平前往日本进行访问,在这次的访问中,邓小平亲自乘坐了日本的新干线列车,当记者向他询问有什么样的感受的时候,邓小平意味深长的说道:“就像是推着我们跑一样,我们现在很需要跑!”当时的中国为了实现现代化,太需要高速度了。

邓小平:欢迎世界船王回国

在改革开放的最初阶段,邓小平的目光就已经投向了海外,他老人家说道:“海外关系是一个好东西,可以打开各方面的关系,我们现在海外关系不是太多,而是太少。”邓小平要动员全世界的炎黄子孙,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出力。

在全世界仍然对中国的改革充满偏见和猜疑的时候,有着“世界船王”之称的包玉刚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了他的回国之路。

自从1949年年初,包玉刚辞去上海市银行副总经理之职,一家老小南下香港创业以来,经过20多年的艰苦奋斗,包玉刚建立起了庞大的“海上王国”——环球航运集团。1978年,包玉刚旗下已经拥有了200多艘巨型船只,总载重超过2000万吨,超过了美国以及苏联国家所属船队的总吨位。1979年,包玉刚更是被国际独立油轮协会推举为主席,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龙头”,国际航运界为之瞩目。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刚刚出台之后,敏锐的包玉刚就已经感受到了内地的一些新变化,他也想要为国家的发展出一份力,但是由于改革开放刚刚才有了苗头,国内的一些思想尚且没有完全的消除,包玉刚仍然有一些顾虑。

思来想去之后,包玉刚决定来一招“投石问路”。包玉刚有一位姨表兄,名叫卢绪章,卢绪章早年间一直从事地下党的工作,曾经一度打入到了国民党的核心之中,与陈立夫、陈果夫兄弟一起开过洋行,而卢绪章就是这个洋行的总经理。

新中国成立之后,卢绪章进入中国外贸部工作,1977年8月,卢绪章调任国务院侨办党组成员、国家旅游局的局长,专门负责新中国与海外侨胞之间的联系与沟通,而卢绪章的夫人与包玉刚的夫人刚好就是表姐妹的关系。

1978年的秋天,包玉刚借着其夫人的名义,向卢绪章发来了一封电报,电报之中包玉刚言辞恳切的表示打算回国进行探亲,看望一下卢绪章的夫人。卢绪章接到电话之后,十分的重视,他立即就将这一份电报呈报中央,最后到了邓小平的办公桌上。

邓小平看到这份电报之后,同样十分的重视,他言简意赅的说道:“船王要回国,这是好事嘛。”邓小平知道,此时的国外对中国仍然抱有很大的猜疑之心,这个时候“世界船王”能够回国,无疑能够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邓小平立即下达命令,要国务院中主持侨胞工作的廖承志向包玉刚回电:“热情欢迎包玉刚夫妇回国。”同年10月,包玉刚夫妇就已经拿着那份电报,踏上了回国的航班,可见包玉刚对于回国的渴望。

包玉刚捐款2000万美元,无人敢接

包玉刚在北京探亲期间,所见所闻都让他感受到了中国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没有能够如愿受到邓小平的接见,但是他已经欣喜的意识到,中国正在邓小平的领导之下重新回到现代化建设的正轨上来,这让包玉刚振奋不已。

回到香港之后的第二年,这位有着强烈爱国之心的实干家就表示,愿意捐出2000万美元,为北京修建一所拥有300多间房间的旅游饭店以及为上海交通大学修建一座现代化的图书馆。

1980年3月,在包玉刚的大力撮合之下,环球航运集团与中国合资经营的国际联合船舶投资公司在香港正式成立,包玉刚亲自出任董事长一职。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包玉刚就已经出面向中国购买了6艘大型的货轮,总价值超过1亿美元,而他的这一举动在国际上引起了剧烈的反响。

在包玉刚前来北京就合资公司的具体事宜进行协商的时候,他再一次积极表示愿意支持祖国的发展,他说道:“北京当下缺少旅游的饭店,我来出资建设,就在北京建一座旅游饭店,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的父亲已经80多岁了,饭店的名字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就叫“兆龙饭店”,如果能够同意的话,这笔款项立即到位。”

负责旅游饭店解设工作的庄炎林知道之后,自然是非常的高兴,这样的大好事情,庄炎林希望越多越好,但是在接受款项的时候,却是出现了问题,包玉刚建饭店投资的1000万美元却是没有人敢接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新中国成立之后,党内一直都强调自力更生,拒绝一切外来的援助,甚至有一部分人提出,饭店取名为“兆龙饭店”坚决不可取,这让庄炎林一下子就犯了难。最终这件事情还是由卢绪章向邓小平进行了汇报,由邓小平来进行最后的定夺。

听完卢绪章的汇报之后,邓小平深为包玉刚的爱国义举而感动,他说道:“人家无偿捐献一千万美元给我们建设旅游饭店,这对于我们社会主义建设是有用的事情嘛,何乐而不为呢?要求命名为“兆龙饭店”,为什么不可以啊?人家讲究孝心,想要借此表达对父亲的深情和谢意,这也是好事情嘛!我们共产党人是要讲人情的,何况人家对我们是有贡献的,纪念是应该的。别人不同意,那就由我出面接受这一笔捐赠,为这一家饭店提个名。”

此话一出之后,这件事才算是定了下来,庄炎林立即开始着手旅游饭店建设的一系列工作,最后经过多方协商之后,“兆龙饭店”定在了如今北京的三环边上。

1981年7月6日,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在人民大会堂之中接见了包玉刚以及其父亲包兆龙等一行人,庄炎林奉命前来作陪。两人见面之后,邓小平紧紧握着包玉刚的手说道:“我们早就应该见面了。”

这一次的会面之后,邓小平就包玉刚与中国船舶工业之间的合作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询问,并且邓小平对于包玉刚帮助中国船舶进入国际市场表达了感谢,包玉刚也将自己的一些经验和建议不失时机的提了出来。

尽管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共同的话题,让务实的政治家与实干派的世界船王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对于这一次的会谈,邓小平十分的满意,在这一次见面的最后,邓小平高兴的对包玉刚说道:“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是实干家,干实际的事,不是只说不干的,我欢迎你常来。”

在这之后,包玉刚也确实经常回到北京,几乎每一年都会受到邓小平的接见,1981年到1984年仅仅四年之间,邓小平就曾经八次接见了包玉刚。

1985年10月,由邓小平亲笔题写的“兆龙饭店”正式在北京落成,在饭店的剪彩仪式之上,邓小平破例出席,而这也是邓小平这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次为外资饭店题名并且出席剪彩仪式。

令人无比遗憾的是,“兆龙饭店”落成的时候,包玉刚的父亲包兆龙已经离开了人世。虽然他没有看到饭店的落成仪式,但是欢快的锣鼓声已经将这一喜讯告诉了九泉之下的他。

“宁波大使”包玉刚

包玉刚是地地道道的宁波人。1984年10月,包玉刚在邓小平的委托之下,重新踏上了故乡宁波的土地,回到了阔别几十年的故乡。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家乡的一切让包玉刚都感到亲切无比,尤其是那波涛万顷,广阔无边的北仑港更是让这位“世界船王”感到无比的激动,在这里,包玉刚看到了无限的发展潜力。

这一趟家乡之行,让包玉刚的心情无比的复杂,发现深水良港的喜悦以及家乡的落后围绕在包玉刚的心头,久久无法散去。纵横商海无数年的包玉刚明白,要现代化发展,教育是重中之重,没有合格的人才,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做好,于是,包玉刚做出了一个决定,捐资创办宁波大学。

一个多月之后,邓小平再次接见包玉刚,包玉刚详细的向邓小平述说了这一次的家乡之旅,着重说了宁波的发展潜力,并且提出要捐赠5000万元人民币创办宁波大学。

看着神采奕奕的包玉刚,邓小平也笑了起来,他操着那一口浓重的四川口音,亲切的说道:“你很热心啊,你们宁波要和大连比赛,大连就发展的不错啊!”

包玉刚则是以宁波老家人的身份,热情的邀请邓小平前往宁波进行考察,包玉刚同样以自己浓重的宁波口音说道:“您什么时候去宁波,我随叫随到。”邓小平被包玉刚的宁波话给逗笑了,他点了点头,说道:“我很想去宁波看看啊!”

1985年年初,包玉刚再次赶往北京,向邓小平汇报创办宁波大学的情况,并且还请邓小平为宁波大学题字。邓小平非常的高兴,他称赞包玉刚:爱国爱乡,有见识,这件事办得极好,题字一事,邓小平也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后来,邓小平在与一位国家领导人谈话之中,邓小平再一次提起了这件事,邓小平说道:“包玉刚先生出资创办宁波大学,交由国家进行管理,这是一件大好事,我答应给题写校名,你们应该督促这件事尽早落实。”不到半个月,邓小平的题字就已经送到了宁波大学之中。

在包玉刚的提议之下,不仅仅北仑港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宁波的机场更是快速的兴建了起来,对外开放的程度进一步加快。

1985年11月,邓小平同志亲自安排,国务院专门设立了一个宁波经济开发协调小组,谷牧担任组长,包玉刚和卢绪章则是以国务院的名义聘请为顾问,专门研究与协调宁波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等一系列的问题,这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

包玉刚知道这一安排之后,表现出了非常大的兴趣,包玉刚说道:“这个协调小组,相当于在宁波和北京之间架起了一座桥,宁波的事情好办不少,我当顾问,我来跑腿。”

从此之后,包玉刚就常常奔波于香港、北京、宁波之间,为了宣传宁波的北仑港,包玉刚不顾辛劳,不住的前往与全世界各地,向各个国家的实业家们介绍北仑港的优势以及极佳的投资环境,为此,包玉刚的外国朋友戏称包玉刚是“宁波大使”。1986年10月15日,在包玉刚的主持之下,中外合资宁波北仑钢铁厂成功在上海签署协议。

结语

1991年9月,包玉刚在香港因病逝世,当邓小平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深感震惊,他立即就向包玉刚的家属发出唁电:“惊闻包玉刚先生因病离世,深为其悼念。包玉刚先生热心祖国的建设,为实现“一国两制”身体力行,功在国家,希望家人能够节哀珍重。”

在包玉刚先生的葬礼之上,邓小平以生前好友的名义送去悼念花圈,并且委派自己的女儿邓榕专程前往香港,代表自己出席包玉刚先生的葬礼,以此来表达自己对于包玉刚先生的哀思。

1991年,浙江美术出版社计划出版《包玉刚画册》,邓小平闻讯之后,欣然为这一本画册题写书名。第二年的12月,邓小平在杭州疗养的时候,他与浙江省省委的同志多次进行交谈,他对宁波的发展仍然十分的关注。

在交谈之中,邓小平多次提到他与包玉刚之间的数次会面,还询问了北仑钢铁厂以及北仑港的一些具体的情况,号召海外的侨胞帮助宁波发展。

最后,邓小平还提出要前往宁波的北仑港进行视察,有关方面甚至已经做出了一些安排,但是后来因为气候的原因,迟迟没有能够达成,而这也成为了宁波人民永远的遗憾。